星所咏衣

看完罪夜之奔好难受,因为剧情太真实,演员都演的太好,我感觉我走不出来。

那么好的孩子……变成另一副模样,好心痛啊……

啊!这么好的孩子!为什么要遇到这些事!

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

哭了

😭

这期二十一世纪报提到《毒液》了,我一开始超兴奋的,全篇阅读完才发现,卡总、暴总和安妮通通没有姓名出镜。明明大家都是主要角色为什么不一视同仁嘛!

提到卡总只有两句话,其中一句“a super rich man”xswl    的确是我们超有钱的小总裁了ː̗̀(o›ᴗ‹o)ː̖́

我在报纸上写了好几个“卡尔顿”

暗搓搓地用粉色画了“卡尔顿❤️暴乱”

美滋滋 

嘿嘿

觉得E.T.这首歌和暴卡契合度好高,想向想剪暴卡视频的太太安利一下(´。• ᵕ •。`) ♡

对原著鬼面的一点想法

有很多人说夜尊不是鬼面 夜尊对沈巍的依赖和执念 原著的鬼面是没有的 鬼面应该是嫉妒沈巍同样身为鬼王却能得到昆仑君的喜欢的

我却觉得 原著的鬼面未必没有夜尊的心思

个人认为鬼面对赵云澜应该是好感,出于昆仑君的魂火掉落让他们诞生,还有赵处也的确很厉害

对于他和沈巍的差距、命运不同,我觉得他是真的不是特别在意

【“你我生来如出一辙,我不明白我比你差在什么地方,你是孤高尊贵的斩魂使,我是万人喊杀的鬼王——这没什么。”鬼面低笑了一声,“这当然没什么,我就是大地之心的鬼王,天地人神皆可杀!”】 我感觉不出他对自己身份的自卑(?),倒不如说挺满意的

比起赵云澜 个人认为他对沈巍的执念更大

【...

晋秦之好 暧昧向

将士们的吆呼隐隐传入帐中,角落的火盆中发出“噼里啪啦”的响声,衬的这一方天地的静得骇人。


“烛卿,郑国之安危皆系于子,望平安归来。”


想起临行前郑伯殷切的托付,明褒实迫,烛武暗暗苦笑。


他深吸一口气,帐中温暖的气息却让他的头脑更加晕眩。指甲刺入手心,他继续道:“晋侯白日渡河回国,晚上便下令修筑防御工事,您是知道的。晋国已将郑国一部分的土地划为自己的边土,若其欲扩张西边的边界……您也是明白的。”


他尽量作恳切的姿态来说出这番话,上方的秦君依旧没有半点反应。烛武暗暗咬牙,他知道如果没能说服秦君退兵,他就只能去做郑伯透露出的另一个任务了—干脆地到城外树林子找一棵歪脖子树上吊算了。


他最后道

© 星所咏衣 | Powered by LOFTER